不要嫌性教育早,因爲性侵者从来不会嫌你孩子小

时间:2020-06-14 浏览量:660

房思琪事件反映社会结构的问题,从悲剧的诞生将社会的黑暗面整个曝光于众人面前,引起社会广大的投射思辨的实验。原来我们身处的社会不若想像中美好,或者说,我们早就知道这社会丑恶,但是我们不知道它可以比想像中更丑陋。

透过《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这本书,由于作者逝世,使得书中的文字拥有灵魂似的,作者的人格、情绪与大量的痛苦灌入了读者的心中。

而新闻的渲染,除了使有共同伤痛经验甚至不同面向记忆中创伤的人产生了共感,终将使得性侵获得社会的重视,现在笔者相信台湾社会已经正在朝着让「房思琪们」一个个站出来的时代迈进。

预防下一个房思琪主要有两个面向,一是预防性侵,二是预防被性侵后自杀。

预防性侵

林女毕生致力的是对性的去汙名、精神疾病的去标籤,还有眼前最急迫的是让性侵获得社会的重视。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可能要先看一下,台湾还藏在各个角落的房思琪们究竟有多少?性侵的普遍性,它的全貌到底是什幺样子?

「不要嫌弃性教育早,因爲性侵者,从来不嫌你孩子小。」每年台湾约莫有10,000人,并且是15,000人次(同一人被性侵的次数可能是複数的)的性侵通报 ,其中62%是18岁以下,而性侵者的熟人比例居高不下,这个统计是残忍的社会事实。

我们再来看看最常通报的场所,还是以校园、医院本身为主,政府预设的安全网像是防治中心和相关公家单位反而是少数比例,笔者本身在临床经验仍然是以急诊流程通报为主,第一时间去急诊採证,才比较能定对方的罪。

但是,大多太年轻的个案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事情,吓都吓呆了,非常可惜。所以如何预防下一个房思琪,还必须着手教育被性侵后勇于前去採证,向各相关单位通报的流程,藉以活逮恶狼 。

不要嫌性教育早,因爲性侵者从来不会嫌你孩子小
每年台湾约莫有10,000人通报性侵,并且是15,000人次。
不要嫌性教育早,因爲性侵者从来不会嫌你孩子小
最常通报的场所,还是以校园、医院本身为主,政府预设的安全网像是防治中心和相关公家单位反而是少数比例
最常通报的场所,还是以校园、医院本身为主,政府预设的安全网像是防治中心和相关公家单位反而是少数比例。
不要嫌性教育早,因爲性侵者从来不会嫌你孩子小
约62%性侵通报是18岁以下。

在其它国的案例中,美国每6名妇女就有1人发生过被性侵或性侵未遂的经验,尤其是以12-17岁这年龄层为主,甚至每年有6万名儿童遭到性虐待;此外美国常性侵案件除了一般社会情境,亦常见于监狱与军队 。

在加拿大,有1/4的妇女拥有过被性侵的经验,但是真正主动通报警方的每100人中只有6人。所以性侵发生的情况其实是非常普遍的,即便是进步国家也是社会难题。怎幺制定一个预防及遭性侵后通报採证的教材,要实施的年龄範围恐怕要比我们想得还早。

不要嫌性教育早,因爲性侵者从来不会嫌你孩子小
美国的性侵害统计数字。
不要嫌性教育早,因爲性侵者从来不会嫌你孩子小
美国的性侵害除了常见于未成年儿童外,在监狱与军队亦有不少性侵通报告个案。
不要嫌性教育早,因爲性侵者从来不会嫌你孩子小
加拿大的性侵害统计。
预防性侵后自杀

自杀动机最大的共通点,是因为无法解决他/她的问题,所以只好解决他/她自己。绝望感这幺大,那幺社会究竟要给予房思琪支持的力道要有多大?

被性侵过后的病患,精神疾病发病后人格的发展会停滞在被侵犯的年龄,所以我们在阅读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其实是很破碎的人格状态所带来的情绪。

在林家父母的第四度声明中有提到林女生前有找过不少相关妇女团体,这也应该是她在后期慢慢建立稳定朋友圈的缘由。

但是在一般的实务中,病人本身建立的朋友圈支持力也没有外界想像这幺好,她们彼此之间虽然有类似或不同面向相等程度伤害,但也是彼此的缺陷致使互相伤害 。因为,大家情绪都很不稳定,没有办法拉起对方,大多把彼此往下拉 。

我们社会还要更加向上强化同理心与思辨教育为主的社会,检讨被害者的言论不应为社会主流所允许,把受性侵者列为婚姻市场中二手货的离谱言论更是该受到挞伐。

因为对受害者而言,她不知道险恶,谁有办法一眼看得出恶人和变态?在思辨教育不足的环境,孩子当然无法相信这幺美的情话,不是来自一个真心的人。

因此,培养足够的思辨能力才是性教育落实的主要宗旨,我们要宁可爱情是多一点理性的,现在大家都知道性教育落实的重要,但是性教育的实质内容又是什幺?

除了性别差异认识,最重要的就是性别平等精神, 且允许孩子探索和发问,尊重他人、保护自己,这才是未来健全爱情观的基础。不少心理学家也在这次事件中指出,高度信赖并接纳孩子受伤害的亲子关係是非常重要的关键。

林家父母第四度声明所提到的装聋作哑,正是社会的常态,也是滋生狼师、兽父的环境。因为大家只想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好自私地让自己比较好过,提出问题的人一定有她的动机,即便生病了,动机的意义也不容抹杀。

对于部分评论将自杀事件推给生病,相当于「病人就不是人」的理由来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只是藉以让他们自己好过,或是为自己赚到另一种高度、消费一个完整的人。

执得注意的是,自杀者的新闻该不该报导?笔者认为这是一个设计不好的问题,我们该想的应该是如何做「倖存者导向」的报导,也就是报导的重点我们可以控制在:如何预防、保护、表达社会的善意。因为自杀报导的影响可能不限于有害影响,相反的,做到以下条件反而会形成保护作用。

是故,媒体在预防自杀是有其正义角色,并非完全消极不报。精神科学术上认为自杀者报导带来的自杀潮,其实是来自社会冷漠而无法翻转的这个大前提,而不是报导本身,支持不足的社会才是「维特效应」(自杀模仿,copycat suicide)的主因。

从已公开的线索来说,死者似乎处于支持不足的情况下,死者本身是否其实是前一个房思琪的自杀模仿者,我们不知道,但就像现在林家父母的声明还有三位受害者,这就会引起社会积极保护倖存者的舆论趋势出现,增强支持力。

厌世不能改变什幺,身为共同体的我们没有时间忧郁了。预防下一个房思琪出现的方法,其实就是告诉我们不要再容忍一个装聋作哑的环境。

参考文献:

行政院主计处 Statics about child sexual abuse Role of media reports in completed and prevented suicide: Werther v. Papageno effects. Niederkrotenthaler T, et al. Br J Psychiatry. 2010.


上一篇: 下一篇: